Alicez

主推酒茨,真爱是荒川小叔叔。因为Final消失一段时间,不好意思!会回来填坑的(ಥ_ಥ)

不说啥了....迷妹失血过多....给我妹和酒吞疯狂打CALL!!!!(((*°▽°*)八(*°▽°*)))♪

不羁狂徒(二)

所有第一次见到酒吞的人,都不敢相信他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强盗“鬼王”。大部分人见到他本人,都以为他是某个巨型财阀的贵公子或者大明星超模一类的人。这个男人有着相对于强盗而言过于英俊的脸庞,他是如何走上这一条血腥残暴的不归路的,在黑暗世界里也是一个谜。

 

要酒吞自己说,那就是为了钱。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也没有什么要承担的“大义”沉重义务,更没有什么悲情的黑帮人体实验故事;他可能就是天生的恶人,觉得抢钱冒险比循规蹈矩地生活在所谓的“普通人”社会乐趣大得多,觉得刀口舔血、不劳而获可比朝九晚五、勤勤恳恳有趣得多。碰巧他又有那么点用枪、格斗、策划犯罪的天赋,身体素质也强的可怕,稍加训练便能对付道上一般的势力,还认识几个手艺不错的黑枪贩子和情报贩子;从贫民窟里的阴暗角落到黑暗世界里还算响亮的“鬼王”,他有时候倒觉得,不如说是对手过于脆弱,给了他发财扬名的机会。

 

假如没有碰到茨木的话,那他的结局可能就如寻常强盗一样:有那么一段时间,倒是获得了点名声,但最终往往被正义的使者或者黑吃黑干掉了,在汹涌的黑色深海里涌起了那么一点气泡,便再也没了声息。

 

但他是最终掀起了惊涛骇浪,使整个黑暗世界势力重新洗牌了的男人,他的命运,注定不平凡。

 

——但这些也说得有点远了;就现在而言,酒吞还是一个为刚刚抢到的“战利品”苦恼不已的新手强盗呢。

 

金乌西坠,奔驰了一整天的暗红色的野马越野车沉默地滑过建造在峡谷边缘的小镇,消失在扭曲如蛛网的街头巷里,在夜色的遮掩下潜进一家招牌已经斑驳生锈的修理厂——至少表面上看,这是一家汽车修理厂。

 

修理厂的灯光是黯淡的橘黄色,颓败得很,活人走在这个灯光下,纵使再鲜活也给照得像是死气沉沉。酒吞熟门熟路地下了车,把车钥匙丢给一个举着冰冻啤酒迎上来的黑人小男孩,然后一手拿着酒,一手像拎小猫崽一样揪着不受欢迎的搭顺风车乘客往修理厂内部走去。

 

“喂,小子,听着,”他把这银发少年拖进一个他之前用来存放一些贵重而又会乱跑的“商品”的笼子,“既然刚刚你在车上拒绝了我放你离开的提议,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老老实实地说清楚你的目的,或者就在这里下地狱去吧。”

 

他讲这话的时候,脸上也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甚至还打开了啤酒的瓶盖,好似只是随便说说;但看着他的深紫色的眼睛,就知道他不过是对人命感到淡漠,而非着意吓唬。

 

至少这个银发少年认清楚了这个事实。

 

“我知道你,”他在笼子里看着正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回复的红发男人,“你是那个‘鬼王’强盗,酒吞童子。我还知道,你和你的同伙是在半个月前潜入那个地下赌场,摸透了金库的位置,并事先放好了炸药;你和荒川警探有联系,因为之前你在抢走‘风神之眼’这块全世界最大的粉钻的时候,找到了荒川一直想找的人的踪迹,并告诉了他。”

 

“哦。所以呢?”酒吞并没有什么表示,但他从枪套里摸出了手枪,“再给我绕圈子,我就真的在你身上开一个洞了哦?”

 

然后,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一辈子里面可能听到的最荒谬的理想。

 

“我想成为一名强盗!”银发少年噌地靠近了酒吞这一侧,抓着笼子的栏杆,琥珀色的眼睛这时候倒是热切得仿佛能灼伤人,“所以希望能够追随您!接受您的支配!”

 

“···先不说强盗到底算不算一个正经职业···,怎么,你装金丝雀装久了,连脑子都给装傻了吗?”酒吞几乎被这个小子噎死,但看着这小子热血上头的样子,竟也很无厘头地感觉出了一丝“少年漫”的热血——虽然目的和方法都不太对。

 

“这个世界上,本就应强者支配弱者;弱肉强食,乃自然之理。”银发少年却仿佛沉溺进了自己的世界,开始喋喋不休了起来,“而世人之于人间,不过蚍蜉之于大树,涓滴之于江海;因此唯有追随强者,做出一番功业,才可谓不枉此生!”

 

说石距组的头领是个蠢货,倒还真没错。就算在道上有着“恶魔的财产保管人”之名,但他又是没事找事地在地下赌场里到处乱晃,连挑个床伴都能挑个脑子有问题的中二病,真的是活该药丸。酒吞的手枪已经举起来了,瞄准着眼前人的心脏。在他眼里,这些孩子气又中二病严重的话语,要么是眼前这个小鬼是真的脑子有病,要么是这小子故意捣鬼,拖延时间。他可不想成为那些因为听了或讲了太多废话而被K.O.的反派,因此——

 

“···我知道源氏家族的R-Control新型免疫基因缺陷的药剂配方,八岐组的微型纤维纳米生物机器人图纸,地府组珍藏的深海火磷结晶矿石,甚至平氏家族的真空级材料单兵外骨骼的控制中枢都放在哪里,他们都经由石距的手,在黑市里流通或者被洗成合法的资金。”

 

“砰”,子弹击中了笼子后方的一个射击靶,过热的子弹在墙上冒出滚滚青烟。

 

Holy shit,酒吞想,赚大了。

 

 

TBC.


不羁狂徒(一)

公路电影PARO(暴露年龄系列) 

年轻气盛逃亡强盗吞X黑帮大佬禁脔茨

茨木是被黑帮大佬养成中的禁脔,但是半途被酒吞截胡了。双处。

OOC预警。

肝小甜饼的意外脑洞···结果车也没开出来,糖也没发···我会努力把这个故事写完的,预计2万字。


建议配合Gin Wigmore 的Black Sheep食用!


-----------------------------------我是分割线-------------------------------

 

此时正是正午,烟尘弥漫,尖硕的岩石在干旱的荒漠和酷热的气候里挣扎着突出地表、爬往天空,堆积成赭红躁烈的峡谷;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峡谷中缝里,一条漆黑又滚热的柏油公路流淌着,炙烤着每一个在烈日当空之时妄想通过的活物。

 

正午时分,几乎是每一个生存于沙漠之中的生物都不想出没的时间段;但总有例外——

 

一辆漆成暗红色的野马越野车轰鸣着淌过着几乎已融化的黑色公路,如同咆哮的野兽,向着远方呼啸而去。

 

“喂!小子!”坐在驾驶座的红发的精壮男人不耐烦地对坐在他身旁的银发少年吼道:“到下个小镇,你就给我下车——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这不是什么冒险游戏,滚回家吃你妈妈的奶去吧!”

 

“我不。你知道我没有任何地方可去了。现在我可是你抢到的战利品,你就这么舍得?”

 

那银发少年有着一幅在他这个年纪特有的雌雄莫辨的精致面庞,琥珀色的眼瞳,尖尖的下巴和纤长的四肢,安静地坐在一旁的时候几乎像是一个人偶娃娃;他身上穿的衣服与他的气质格格不入:简单粗糙的T-Shirt搭配早已过时、甚至还留有食物残渣的明显不合身的运动短裤,但粗陋的衣着也遮掩不了他皎白细腻的皮肤,纤细且没有任何硬茧的手指,端正严谨的坐姿,无一不体现出主人良好的教养。

 

一只被精心饲养的金丝雀。这是酒吞在内华达州的某个沙漠里的地下赌场里的某一间密室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年的时候的第一感想。他当时一如现在一般沉默,穿着修身的定制小西装,银色的长发被一个宝石发夹精心编织成一束,安静却又不失仪态地走向坐在酒吞对面,正在堆砌筹码的掌握着这一地下赌场的黑帮头领。这个少年安静的如同一只猫,引起的骚动却犹如星辰划破夜空:在这个昏暗的地下赌场他就是光源体,他的所经之处无不引起赞叹的啧啧声与垂涎的目光,恍若幼鹿不小心闯入了密林中野兽的领地,豺狼虎豹仅等着头领的一声令下便要将这鲜美的嫩肉撕碎成千条万缕了。

 

这位头领显然对自己的所有物会引起强烈的艳羡心知肚明:他略带炫耀地把少年揽进怀里,就像任何一个夸耀自己所有的宝物的人一样,对着面前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来送钱的傻大款状似懒洋洋地说:“这个孩子···刚捡回来的时候,老唐尼还跟我说,这是一个干白手套的活儿的好苗子;但我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这是天生的尤物,天生该在男人的床上过活!每天干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活儿的人能有成百上千个,但找一个合心意的床伴却是万里挑一——要我说,老兄,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呢!”

 

要我说,老兄,你可是把豹子当成了家猫在养。酒吞看着在这满脑肠肥的废物怀里的少年眼中迸发出的火光,面上却没怎么表示,只敲了敲桌子示意荷官这把继续追加筹码。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干一票大的。“确实,”他装模作样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不过,正所谓美人配英雄,这也不算埋没了。”这句话显然极大的奉承了这位头目,他拍拍少年的肩膀示意他可以离开了,然后看着眼前的男人。

 

“荒川警探介绍来的,自然是我石距组的朋友!···”

 

接下来的话酒吞就全忘了,也是,一个死人的话有什么好记的?也许是他没给他机会讲完——那只能怪他时不凑巧了,谁叫正好那个时候星熊正好给他发来了已经搞定的信号呢?那他也就只能按照之前的计划给这蠢货“砰砰”两枪,让他永远的闭嘴了。整整五千万美金全部到手,谁还愿意管一个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蠢到家了的肥猪的死活啊?

 

酒吞的好心情只持续到了他打开他的爱车车门的那一刻:那只漂亮的银色皮毛的小豹子不知通过了什么办法盘踞了他的副驾驶座,还一副赖着不走了的样子。为了躲避追杀,他不得不带上这只披着金丝雀皮的豹子逃命——当然,他认为,这只是权宜之计,等到了安全的境地他就能把这头豹子甩得远远的。


 

TBC.


今天出了辉夜姬....产粮玄学也太可怕了吧(๑˙ー˙๑)
周五再加多一个酒茨小甜饼!
应该不开车,肾虚(ಥ_ಥ)

产粮玄学?今天了阎魔小姐姐...周五晚上肝一辆酒茨猫耳女仆车出来还愿吧......

酒茨only车。
之前许愿说出SSR了就开酒茨车,昨天出了连连!开心!
预警:OOC,R18,新手上路。
设定:这里的茨木是在渡边纲事件之前,因此还比较青涩稚嫩乖巧,右手也还在。
车手比较喜欢吃老夫少妻CP,所以有夹带私货,给酒茨两人设置了年龄差和养成暗示。

真是人品守恒定律....今晚刚出了只连连,手机屏幕就裂了....

#黑泥#
用这个帐号吐槽是因为它与现实中的联系是最薄弱的,没有人知道是我在用这个帐号。

最近心情一直都好差,想填的坑改写了N遍还不满意,要做的工作感觉一点头绪都没有,好难从日常生活里得到满足感。

很怀疑自己。

枯坐了一天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放弃了又很不甘心,坚持下去又让我痛苦:它逼着我发现了自己的期望和现实的区别。sad.